浙江药业有限公司

前言 看了刘晓峰先生的《如何理解民国百年的历史涵义》,很多字都自觉不快。但是,我只是一个平民,又不是学者,我不敢称自己为知识分子,因为我总觉得这个词快要等同于“知识分子”了。为了不让刘先生认为他没有资格讨论哲学和历史问题,我先声明一下,作为本文的前提。什么是哲学?哲学是人类对世界和自身的研究和看法。无论是哲学家还是田野里的农民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价值观和哲学。毕竟,每个人都是同一个生物,具有相同的 DNA,所以每个人都可以平等地讨论哲学问题。这是一个先决条件,我想每个人都同意。我的基本价值观是人是人,有一些基本的权利,比如自由思考的权利。我有什么价值观,那些是我的权利和自由,没有其他人应该或必须改变我的价值观。所以,我不接受刘先生这样的哲学家对我的“启蒙”,或者说是对我的“灌输”。我自己的另一个基本价值是承认“普世价值”的存在。前面说过,全人类都是同一物种,这是“普世价值”的物质基础,而人类是群居的社会动物,在地球上共同生活要有基本的价值观。比如,不管是中国人读四书五经,还是基督徒读圣经,文化差异是很大的,但每个人还是人,都要吃、喝、喝。生物学上的差异,自然是有基本价值的,这很简单。这个“普世价值”包含什么?当然,这种解释是多种多样的。但基本还是大家都认同的,比如前面提到的思想自由权。这篇文章不是普世价值的讨论,这个问题我也不会细说。我在此声明,自由思想的权利是本文的另一个前提条件。